登录    注册
胡媛媛实名认证

东南大学

发短消息

关注:2
粉丝:2
喜欢:0
人气:377


关注

文集

文章发表时间

夏尔丹的厨房情结

2017-02-09 16:29:03 阅读(428) 评论(0) 
更多

摘要

 

18世纪末期的法国正处于封建王朝的统治之中。生于十八世纪下半叶、正当洛可可风靡于绘画界的时候,画家夏尔丹却坚守着自己的平民写实主义,并呼应着法国启蒙运动的“返回自然”,孤注一掷于这样的时代浪潮中。他凭借一个又一个的厨房边角,创造出为后人传颂的静穆朴素的生活画面。这一切不禁让人心生好奇,这究竟是怎样一个追随于心的画家?

 

 

关键词:夏尔丹自然厨房生活

 

  

 

Abstract

 

ATthe end of the eighteenth Century, French is in the feudalautocratic Dynasty rule. Chardin,J-B-S. born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eighteenth Century, when proper Rococo popular in the art circle. However ,painterChardin hold his civilian realism and echoing the French Enlightenment Movement"back to nature", throw the helve after the hatchet in this era tide.He relied on a kitchen corner, create the lips for posterity the quiet andsimple life picture. All this makes people curious, what a wonderful artist whofollowing with his own heart?

关键词:夏尔丹厨房生活

Keywords: Chardin  kitchen  nature really life

 

 

 

引言:

“厨房”一词本是一个生活化的词语,这里用来研究一个艺术家似乎有些唐突,以他为视角进行学术研究也易走偏。但本文旨在抛开夏尔丹的学术角色,而让他回归到他本真的生活状态。于生活之中的艺术家更平易近人,更能让众人理解这个活生生的画家。

狄德罗在他的《画论》中提到:“读别人的画我们需要一双训练过的眼睛,看夏尔丹的画,我们只需要保持自然给我们的眼睛,好好地使用他就够了,因为他的画就是自然的美。文章也是以此观点,从‘厨房’这个侧面解读夏尔丹的艺术世界和他的生活世界的。”

夏尔丹生于巴黎的一个普通的木匠之家,父亲在儿子很小的时候,就把他培养成了一个勤快的助手,14岁时,夏尔丹便能用木工手艺谋生了。也许是命运使然,一次在一位画家家中做活的时候,他深深地被画家笔下的色彩迷住了,之后夏尔丹像着了魔一样,重新学习起童年时就喜爱的绘画来,他的艺术之门从此便打开了。他不曾离开过自己的小镇,与公众、王室也没有任何接触,与艺术家、评论家以及鉴赏者也很少往来,一直在小镇的街道上绘制各种店牌。对比贵族,这样的生活是无比寡淡,但他喜欢。他也曾在多菲娜广场露天展示过自己的作品,一番努力之后,一幅《繇鱼》让他声名鹊起,一起厨房之事,映入洛可可画家的眼中。他本可以在学术界有更高的地位,然而他还是选择独立于洛可可。继续享受着他平淡质朴的厨房时光,做一个脚踏实地的实践者,过着一个小市民的生活。这就是他的一切。当奢靡、荒淫、享乐充斥在上级社会时,是需要这样的力量来改变局势的,一股革新力量在历史的车轮中再次滚动起来。启蒙运动[1]的倡导者们的思想恰好和夏尔丹的质朴相应。也好理解狄德罗高举赞扬夏尔丹的旗帜,并为他创作《伟大的魔术师夏尔丹,向你致敬!》的举动了。但是绘画的本就是艺术家自己的事情,从人的心理需求来看,艺术家创作之初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情感,或喜或忧,总之和理解他的人无关。那么在那样一个时代背景、那样一个阶层中生活的夏尔丹究竟又有怎样的心理需求呢?经过论证我认为是出于一个老百姓的世俗享乐情结,这里姑且用“厨房情结”来代称。

 

 一、  孤注一掷于洛可可风潮中

 

“18世纪末期的法国正处于封建专制王朝统治之下。连续在位的法王路易十四、路易十五、路易十六昏庸无能,政治腐败,赋税重重,社会阶级矛盾尖锐。18 世纪中期,社会矛盾已激化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为启迪民智,给大革命提供理论基础和思想支持,新兴资产阶级首先在思想领域展开了反对封建统治和天主教思想束缚的斗争,并为此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思想解放运动,史称启蒙运动。届时,一种务实 冷静的艺术观在社会上逐渐抬头,以展现真 实、摒弃虚构为原则的现实主义[2]运动出现, 这场运动将美术创作的题材扩展到对当代生活的评价,尤其关注普通风景、平常百姓, 在法国掀起了向百年前荷兰大师的风俗画和静物画学习的新趋势。夏尔丹是其中代表人物之一,在浮夸的世俗品味下,他的绘画对于自然美的坚守,显得格外淳美动人。”尽管有启蒙运动的推动,但洛可可艺术风格早已权倾朝野,现实主义[3]想与之较量,难度可想而知了。《世界美术史》【法国艾黎·福尔著 张泽乾 张延风译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4年】中提到“尽管夏尔丹是一位相当独立的画家。他和罗可可艺术大师的交往却有非同一般地地方。如前所说,他对华托的作品极为赞赏,虽然自己的画风依然故我,同时,他又教过弗拉戈纳尔。”众所周知,华佗和弗拉戈纳尔是洛可可艺术的先驱。夏尔丹称赞华佗显然不是究其画做内容来谈的,因此抛去绘画内容,只看绘画技巧,洛可可艺术的优点可圈可点。然而,夏尔丹是一个重视内心感受的人,他说:“于其刻画贵族的寓意的人物和虚构的情节,不如塑造劳动工具,歌颂人的活动。”“颜色固然得用,但绘画要用感情。”这样一个听从于个人情感的人是绝不会求全与“洛可可”的。

 

1.1夏尔丹身处的时代

 

夏尔丹所生活的十七世纪末期,正是法国专制王朝统治时期。当时的国君昏庸无能,不顾百姓死活,社会阶级矛盾及其明显。当时的社会中明显地分为几个等级:一是作为王室保护者的第一等级——僧侣阶级;二是维护王权的贵族阶级;三是听命于王室的第三等级。夏尔丹正是出生在一个第三等级的家庭中。

当时法国的国王是路易十四,他的标语是“朕即国家”。这样的国君统治下的国家可想而知。随后登位的路易十五,并没有给下层人民带来盼望,他非但不顾黎民百姓的生死,反而加重了第三等级人民的赋税重担,原因是因为他的对外侵略扩张。当时民怨四起,阶级矛盾激化,新的思潮不断涌起【即启蒙运动】。

18 世纪的法国启蒙运动,适应了资产阶级和广大下层劳动人民反对封建专制制度的需要,因此迅速开展起来。启蒙运动是一些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为使人们从封建专制的禁锢和宗教神学中解放出来而发动的一场思想解放运动。他们激烈地抨击封建专制制度以及教会的腐朽和反动性,指责国王为首的封建贵族占有了社会的全部财富,而别人却在极端的贫困之中。他们宣扬个性解放,要求人所应有的全部自由。同时,启蒙思想家论证了摧毁封建制度的必要性,主张社会改革,并勾画出未来社会的美好图景启蒙运动是在17世纪唯理主义思潮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理智和批判的精神,就是启蒙运动最突出的特点。此外,启蒙运动的发生,还受到18世纪在欧洲发展起来的自然权力说、社会契约说以及分权理论的影响。启蒙运动在推动资产阶级革命的爆发和吸引广大人民群众参加革命方面,起了重大的作用,也使法国革命不同于英国革命,完全抛掉了宗教的外衣,采取了公开的政治斗争的形式。

在艺术领域,17世纪70年代兴起了洛可可艺术。洛可可与巴洛克绘画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相对于古典艺术而言,巴洛克绘画一反其严肃、理性的形式,转而追求宏伟、热性的艺术效果。它虽脱胎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形式,却有其独特的风格特点。继承巴洛克的洛可可绘画在取悦观众方面可以说是发展到极致。如果说巴洛克在取悦观众方面虽然已偏离了古典绘画精神,但却仍披着历史神话题材的外衣,那么,到洛可可绘画时期的艺术家可以说是赤裸裸地把自己委身给贵族阶级,光明正大地描绘贵族男女的你情我爱,奢侈堕落的生活状态。这时期的作品中充满着无拘无束地尽情戏耍的乐趣,这种摆脱一切思索而获得感官快乐的乐趣,它不需要理性的协助就能直接使眼睛感到满意和愉悦。所以洛可可艺术受到当时贵族的追捧,画面内容也大多是贵族的生活场景,画面中通常会出现富丽堂皇的环境,人物都身着华丽,反映的是贵族阶级的男欢女爱或田园风光。

正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1699年出生在一个木匠家中的夏尔丹,创造出和这一时代截然不同的绘画风格。他的父亲终生作为一名木匠,生活拮据,所以,夏尔丹并没有机会去接近上流社会的习俗,当然也无法接受贵族的教育。这样的环境却造就了这位历史中不可或缺的艺术大师。平民大师夏尔丹最钟爱厨房,他把自己的艺术根子扎在他钟爱的厨房之中,他的厨房情结是他创作的源泉。出生这种社会背景下的夏尔丹,难免受到到时启蒙思潮的影响。从他的作品中我们确实可以体会到“像卢梭[4]那样,善于通过理性的教育,企图使人们臻于真善美境地的画家。他们主张归返自然,从自然中寻找人与人之间真挚而淳朴的关系。狄德罗之所以赞扬夏尔丹,主要在于夏尔丹通过他那具有高度艺术魅力的作品体现了生活的真理,体现了人们对生活真理的追求。狄德罗[5]从中找到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优秀范例。狄德罗不止一次说过,夏尔丹是睿智的艺术家,并尽善尽美地在艺术中表达了他所要表达的。”

他的作品受到狄德罗等许多评论家高度的赞扬。一位同时代的评论家曾这样说:“没有一个来这儿参观的第三等级的妇女,不从夏尔丹的画中看到自己的面貌;自己生活的一角;自己的身影;自己的日常劳作、家具;自己的孩子及其性格;自己的衣柜和服饰。”

 

1.2夏尔丹和洛可可的交集

 

夏尔丹的绘画虽不同于洛可可,但事实上夏尔丹曾经追随过洛可可,也曾与洛可可大师有着非同一般地交往,对华佗的作品极为赞赏,同时弗拉戈纳尔在夏尔丹的工作室学习了6个月。也就是说夏尔丹同洛可可的渊源仍是存在的。那么最终他并没有让自己成为洛可可,这里我依然把他归因于他的厨房情结。下面我想通过他的几幅作品进性论证。

 前两幅作品在颜色细致、淡雅,夹杂着明丽的颜色,增加了画面的鲜活感。这一特点和洛可可不谋而合,因此尽管他不是纯然的洛可可,但仅仅就绘画的颜色还有处理技法上来看,夏尔丹的作品也在洛可可范围之内。我们再看一幅完全洛可可的画作,在对比之中可以更直观的理解夏尔丹。贡布里希说:“连他的色彩也是平静而克制的,跟华托的光辉四射的画相比,他的作品可能显得不够辉煌。但是,如果我们观看原作,立刻发现他的作品色调有细微变化,场面布局似乎朴实无华,隐然含有功力,使他成为18世纪最有魅力的画家之一。”显然我无法根据原作进行评价了。但是在颜色上,仅凭图片我们也能发现夏尔丹和下面两幅作品的相似性。花卉的颜色都加了白色,使花卉显现出一种粉粉的感觉。同时都喜欢精工细作,看夏尔丹的花瓶和下面两幅洛可可风格中的人物裙摆,均十分写实。通常艺术家为了突出主要的事物,有意识简化对次要事物的刻画。洛可可时期的艺术家不但做到了面面俱到,同时让画面有了主次之分,那些精细的纹饰并没有喧宾夺主,这是洛可可绘画的独特之处。身处洛可可时期,绘画技巧受其影响是不可避免的,然而他的孤注一掷有充分表明他对厨房的钟爱。即他对真实可感的生活的钟爱。

 

二、 让沙龙时代进入厨房

 

法国艺术理论评论家比埃尔施耐德说:“沙龙时代终于被夏尔丹拖进厨房。”一幅又一幅琐屑卑微的风俗画被他描绘得伟大起来。小市民的日常被他锁在了画面之中,任人们去体悟这日常的温度。

 

2.1夏尔丹油画作品的内分析

 

现在我们还是进入厨房来瞧瞧这位独特艺术家如何梳理这些琐碎的厨房之事吧。“如果你在观赏一幅夏尔丹的画时能对自己说:这真像居家生活,这真温馨舒适,这才是生活,这就跟我家厨房一样……那么,当你在自家厨房里忙活时,你也将能对自己说:这可真独特,这可真壮观、真美,真像一幅夏尔丹的画”生活就这么真实可感,平日里的我们被那些琐碎包裹着,也许早就忘记厨房的一角也可以被定格得如此美丽。那温暖的褐色笼罩着这个厨房,平民的厨房应该都是这样吧!像似被一层薄薄的会笼罩着。那深蓝色、红色和白色的糅合,让那一朵朵花儿都活起来了,依稀可见的晨露浸润着这红的、白的、蓝的花瓣。不知你是否闻到了沁人心脾的花香?我是闻到了,真想伸手去采摘一朵插在自己的发间,应该很美吧。我陶醉在夏尔丹那宁静的幸福和诚挚的情感中了,他用色是那么缜密、高贵、整体,依然分不清那物是死还是活。“夏尔丹肯定是一个喜欢在起居室里捣鼓花草瓜果玻璃器皿的人,这没错;但此外他还是一个更加敏感细腻情炽之人,其不可遏制的旨趣在轻抚笔触和细扣色彩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出自《那地方恍如梦境/关于瞬间与永恒的艺术》法国马塞尔·普鲁斯特著冷杉/译,金城出版社2003年第1版】《鳐鱼》定格在稳固如山的三角形构图之中,他被悬挂在挂链之上,鲜血淋漓,旁边还有只如饥似渴的猫。此时,无处遁逃的它只能作恐惧的心里挣扎,瞧那神情惊惧的猫与鳐鱼鬼魅般的恐怖,是否像在看一部猫鱼大战的动画片?“这是一条繇鱼,仍保持同它壁波斩浪的海水一样新鲜:它的在场与异域海洋的迷人风光融合在一起,无论是波澜不惊还是浪涛冲天,它都稳游其间、驾驭自如,此外暴食的渴望不减,仿佛自然史博物馆的藏品横穿在餐馆的美食中间。”“旁边还有几条鱼,全都留下垂死挣扎的痕迹,都是些僵硬、扭曲的身体曲线,眼睛一律绝望的突出。接下来是牡蛎,还有一只猫与之对应,这爱偷星的造物蜷伏其微妙的形体轮廓,偷偷摸摸,眼睛贼亮,盯着那条繇鱼”《繇鱼》里的猫就如同那些偷情的贵族,沉沦在艳色之中,繇鱼是它最大的目标。这起厨房之争,不就是宫廷里的那场豪宴之夺吗?夏尔丹应用象征手法巧妙地表达着对现实的厌恶,真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民以食为天,那么厨房便是生活的中心了,最能稳固中心的当属三角形,《快餐》中悬挂着的鱼和厨房的案板恰好组成一个三角形,往外伸出的两颗葱又让破除了直角给人的呆板感。这种处理方式巧妙地打破了画面的固有空间感。再看《野兔》悬挂于橱窗一角,形成一个“S”型构图,而绑住野兔的绳索与横放着的陶罐以及兔头又构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是画面的静物定格,保持物的永恒性。《厨房女仆》同样如此,忙碌的女仆一定是在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夏尔丹从自身角度出发,也给世人一味美味佳肴。不知你盯看这幅作品时,是否想闻到了那云雾缭绕的厨房间传来的米香味?我闻到了。

狄德罗在欣赏夏尔丹的《画具与奖章》时说道:“每个人都看到自然,夏尔丹却善于作深入挖掘并将他所见在现在画面上,一些物体的光彩几乎到处流射,它是如何反射在其他物体上的?这迷人的魔力从何而来?这简直是个迷当你仔细观察并找到明两部分和阴影时,谜底终于揭开了,魔力来自于此,虽然它并不以耀眼夺目吸引人。这儿所有的物体并无严格的界限加以区分,是谁这样了如指掌地领悟并掌握了色彩和反射之间关系的协调?是夏尔丹!”后人把他常用的颜色列了清单,发现他用的颜色并不多。然而,他画面的色彩却如此丰富。这些充分说明夏尔丹是一个善于组合颜色的画家。使用强烈的对比色,他不将这些色彩糅合,而是单独交替使用,使他并列或成条状、块状。这样局部与整体相互映衬,是指在对比中更加明亮醒目,从而突出主体事物。夏尔丹的善于使用色彩的透明性,他笔下的水果都是那么的可口诱人。塞尚认为夏尔丹是按物体真实色彩画在画布上的首创者,即我们现在说的环境色。

彼埃尔说:“他的作品组合越来越复杂, 至于那些所画的东西, 看来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更像是它们自己心甘情愿跑到画面上来的。一味追求建筑式结构的最后痕迹,已经荡然无存。然而,一切又都变得那么巨大宏伟,一堆草毒具有金字塔的规模;堆放在餐具桌上的器物则有着城市般的倒影”。

那一幅幅作品就是宏伟的建筑,和金字塔一样简单却美丽。夏尔丹抛去尘世间的复杂,把美存在人人都爱、都需要的食物之中。

 

 

2.2 夏尔丹的厨房情结------民以食为天

 

在中国,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吃饱肚子,免于饥饿”,一直都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基本需求。人们来到这个世界,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饮食吃喝,是我们生命与生活的保障。夏尔丹虽不是中国人,但都是人,具有人的属性。在上段历史背景的阐释中我们也类推出这位处于第三阶级的画家所有的厨房情结的原因了。《史记·郦生列传》有言:“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什么是天?天是世间万物赖以生存的最重要而又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若谁侵犯了天,必会受到天的惩戒而一无所有乃至丧失生命。因此没有什么是比天更大的事。所以司马迁认为,对国而言,老百姓就是天,老百姓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对老百姓而言,吃饭就是天大的事情。大文豪苏轼以“饕餮鬼”自比,并作《老饕赋》云:“盖聚物之夭美,以养吾之老饕。于是“老饕”也就成了追逐饮食的文人雅士的代称。

由此可知“食”的魅力,那产生“食”的地方更不容忽视了,于是夏尔丹,想用笔留下这迷人的“食”。

《快餐》是他爱“食”的直观表白,食物、器皿俱全了,就差一个好厨子。于是《厨娘》来了,一家人围在饭桌前,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午餐前的祈祷》自是之一大家子必不可少的仪式。夏尔丹是个平实的画家,他的厨房情结让他笔下的每一个画面都能串联成一个又一个动人心弦的故事。此时他心中的郁结在就幻化在那些作品之中了吧!不争的事实无法改变,做个平实的“饕餮鬼”乃人生一大块事。

这就是夏尔丹,一个活生生,一个爱生活的第三阶级子民最真切的体悟,这也是他最真实的感情,他用创作传递着身处第三阶级的幸福感。不觉得这才是真的伟大么?

 

 

 

 

 

 

 

结语

 

罗丹说:“所谓的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发现出美来。”夏尔丹是洛可可时期的一位特别的艺术家,他将琐屑的厨房描绘的栩栩如生,在那只有莺歌燕舞、强取豪夺的时代,他选择了忠于自己的感情,一生和他的那份平淡相随,尽管内心有许多郁结,尽管心中对现实有万千不满,但是可以画自己想画的比什么都强。本文主要从夏尔丹生活年代、夏尔丹和这个时代的共性以及他最后的选择进行论证,层层相依,并通过夏尔丹的作品论证了他的厨房情结。这里的厨房情结并非只是现实中提供人们烹饪的厨房了,这里的厨房是他坚守自我的一种情愫,也是很多平民百姓的情愫,“地载天覆,土生万物;民耕民逮,以求果腹。腹鼓食兮歌以游,肚藏谷兮万事足; 天下大和堪击壤,二旬九饭国易主。民以食为天,带牛又佩犊;农时不相违,便赢苍生福。”不错,对于一个老百姓来说,吃饱喝足便是幸福。出生在巴黎平凡家庭的他,立身之初,便经历颇为艰辛。他曾学过卑贱的手艺,当过平庸的师傅,几经波折后,开始向一位学院派画家贾克斯•开兹学艺。夏尔丹自幼和下层人民有联系,和他们在感情上有着深刻的共鸣,所以他喜欢描绘他们。在他笔下出现的洗衣妇、厨娘、女小贩或者穷苦家庭的孩子形象,总是那样朴素和真

评论(0)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