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胡媛媛实名认证

东南大学

发短消息

关注:2
粉丝:2
喜欢:0
人气:690


关注

文集

文章发表时间

在博物语境中观看雕塑的方式 ——以观看朱铭美术馆的雕塑为例

2019-01-30 09:53:21 阅读(290) 评论(0) 
更多

作者:胡媛媛

(东南大学 艺术学院 江苏 南京210000)

摘要:文章旨在探究在视觉文化下,雕塑作品如何在博物馆的场际中呈现?接受者如何触碰雕塑作品靠近艺术之迷?接受者可以通过博物馆营造的空间进行“游视”、“凝望”、“仰望”艺术作品,揭开艺术之迷。并以朱铭美术馆为例,阐释朱铭雕塑。感应当下新技术成为理论头条的现状,思考艺术作品在视觉文化盛行的今天该如何自处的问题。

Abstract:The article aims to explore under the visual culture,how the sculptures in the museum's international show? How the recipient totouch near the mystery of sculpture art? The recipient can through the museumbuilding space to "swim", "gazing at" and "look"works of art, uncovered the mystery of art . With  Ju Ming ‘s museum as the example , and state juMing’s sculpture .New technology of induction current become the theory of thestatus as headlines, thinking the visual culture under contemporary, how the traditionalart can be.

关键词:博物馆场际;观看;朱铭雕塑

作者介绍:东南大学研究生二年级,美术学专业。

引言

新文化运动之后宗白华重新关注中国古代俯仰天地的问题,他认为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的根本区别是华夏民族一直采用的是仰观俯察、远近取与的审美关照方式,而这种独特的审美方式,其形成的源头就是从《周易》明确提出俯仰天地开始的。[1]即“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

陆九渊:“盖《履》之为卦,上天下泽。人生斯世,需辨得俯仰乎天地而有此一身,已达余所履。”[2]

宋诗评家范希文的《对床夜雨》:“苏子卿诗:‘俯观江汉流,仰视浮云翔。’魏文帝云:‘俯视清水波,仰看明月光。’曹子建诗:‘俯降千仞,仰登天阻。’何敬祖云:‘仰视垣上草,俯察阶下露。’又:‘俯临清泉渊,仰观佳木敷。’谢灵运云:‘俯濯石下潭,仰看条上猿。’又:‘俯视乔木杪,仰聆大壑淙。’辞意一也。古今人句法极多,有相袭者,如前所议‘日暮碧云合’及‘朝游江北岸’之类皆是。若嵇叔夜‘目送归鸿,手绘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则运思写心不同矣。”[3]

朱良志先生在《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在论述中国艺术追求“远”的审美风格时首次提出了中国古代艺术的“俯仰之说”[4]:“俯仰之说对于后代艺术影响甚大,一方面它继承先秦庄子和楚文化中远游式关照中的超越精神,另一方面又包含着具体的视觉关照的内涵,这种新内涵保留了先秦游观说的游动漂移的认识特点,同时把这种特点从虚幻的心灵落实到具体

[1]摘自李涛:《俯仰天地与中国艺术精神》

[2]摘自陆九渊:《陆九渊全集》卷三十六《年谱》,中华书局1980版,第427页

[3]摘自丁福宝:《历代诗话续编》(上),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413-414页。

[4]摘自李涛:《俯仰天地与中国艺术精神》,人民出版社,2011版,第14页。

的认识途径中,因而它在艺术认识过程中具有实际操作价值。”[1]

宗炳在《画山水序》中称:“且夫昆仑山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则其形莫睹,迥以数里,则可围于寸眸。城由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夫以应目会心为理者,类之成巧,则目以同应,心亦俱会。”当其老年时无法“远游”叹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难遍睹,唯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凡所游履,皆图之于室,谓人曰‘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

宗炳此处的“卧游”即为躺卧观看,使得后人作画时很长一段时间采用卷轴式的打开方式进行构图,给人欣赏时也采用“游”视法观看方式,观者目光随画面进行水平挪移。当然,我们进行“游观”时通常会出现这样几种观看模式:平看、远看、仰看、凝聚着看(凝视)、平移着看(如看卷轴画那般)等等。

那么观者是否可以在观赏作品时,成为一个漫游者游走在不同的空间之中呢?本文则是讨论“俯仰”中的视觉观照内涵,研究艺术家如何营造一种“俯仰”的游观效果。

 

一、 “俯仰”博物中的独特——从朱铭美术馆中看雕塑

为什么文章要以朱铭美术馆为出发点来观看雕塑呢?雕塑家如何在美术馆场际中引导观众进行“游视”、“凝视”“仰视”呢?

艺术家从事创作,收藏家典藏艺术家的创作,朱铭则是一位想收藏自己作品的艺术家。民国八十五年,朱铭开始创建文化艺术园区,民国八十八年九月这个坐落于金山的艺术园区更名为【朱铭美术馆】。在这所场馆里容纳了几乎朱铭所有的雕塑作品极其绘画创作。

“我对这里,设计得最彻底,一草一木、一点一滴都是,材料、图案、样式、多宽多长......统统都是我的主意。”如果说,他的创作能称得上等身著作,那么朱铭美术馆就是他一生最大的公共空间作品。

朱铭把他每个独特的作品集中在美术馆这个语境之中,提供给观众一个别样的观看空间。

[1]摘自朱良志:《中国艺术的生命精神》,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第387页。

朱铭美术馆位于台湾新北市金山区半山腰间,依山傍水;最初朱铭先生是为了解决大型作品的存放问题,后来他从大自然中找到灵感,他决定兴建一处展现他毕生杰作,以及供艺术家发挥创意的园地;朱铭先生针对不同的地形地貌,规划出服务中心、第一展览室、会议室、艺术表演区、艺术交流区、朱隽区、戏水区、太极广场、美术馆本馆、人间广场、慈母碑、天鹅池、艺术长廊、运动广场。

朱铭雕塑互融的特征提供给观者“游”视的可能性,美术馆作为一个大型空间雕塑,陈列、收藏、展出,同时,极具观赏性。


以朱铭美术馆入口为起始点,面对这座素朴简约的正门,我们很难想象,这会是名响国际的朱铭美术馆门口,诧异感涌上心头:难道我走错了?

切莫如笔者这般,那普通茶餐厅的两扇门即将带你走进“艺术种子”绽放花朵的秘境。打开了门,购置好入场券,“游”看秘境的旅程即将启动。进门之后并没有任何新奇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只见转角有座向下的台阶,伊甸园的奇幻之旅如此被拉开了。这样布景安排,不禁让人想起《琵琶行》中的名句:“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带着疑虑,继续前行。走过数十个台阶,映入眼帘的是充满时尚气息的拼贴画,朱铭利用各种不同的媒介,包括多彩画布、半透明素布、不透明单色布料等,重叠拼贴,产生不同的空间层次。我的目光也随着不同空间游走着。

穿过廊道,新世界的大门为游客打开了,左侧是宽敞的陈列厅,成阁楼似布局,底层的玻璃框里珍藏着朱铭乡土系列的雕塑作品,走上楼梯,是形态各异的壁橱,橱窗里会陈列阶段性的青年艺术家作品。站在阁楼上方可以俯瞰到,大雕塑《同心协力》,俯视的观看效果让人、牛、车三者在合力中保持着平衡,用视觉揭示出主题“同心协力”的内涵。

出了陈列厅,是悬挂天空中的伞兵,引得观者不禁要抬头一探究竟,这群飞行人属于《人间系列——三军》,可爱的伞兵们空降在台湾艺术馆的大楼之上,像个飞行人整装待发,营救被困的受难者。进入博物馆之处,每个观众势必会这幅作品吸引着,为什么呢?首先它被置放的位置使然,其次,作者提供给观众的视角易于平常。正如前文“游观”朱铭美术馆时,游览者在历经漫无目的“游观”后,置高的摆放方式立刻把游离的眼睛聚焦到空中飞行人身上,也就是“凝视”。“‘展览诗学’的核心是,在展览仪典中特有的知识产权与权利关系被悄悄置入,百货商场与博物馆皆无例外。”[1]那么在朱铭美术馆中,空降兵的知识文化不正也如此被置入观众心中。在游览观看中观众会仰望这半空中的雕塑,凝视着飞行人被凝固着的姿态,脑中浮现伞兵的精神。

著作《见与不见——读图时代的视觉教养》中有此章节专门对比“游视”与“凝视”之看的魅力。文中如是说:“凝视的眼光,一种支配性与进攻性极强的眼光。从文明而言,凝视眼光,是西方现代理性主义构建与巩固起来的眼光,鲜明地体现着人类主体对自然空间随意而独断的支配。”“游观没有焦点,游观意味着平等,这是中国文化处理与自然的关系的高明智慧。”[2]很显然被置高的飞行人,在空间位置上是无法同馆内其他雕塑达到平等效果的。这样的视觉差,必然使得观众投入不一样的观看方式。那么为什么认为这一仰望,是“凝视”呢?前提是观众之前的观看是“游观”,眼睛是游动着的,在鲜艳的黄色的“诱引”下,人们的眼睛成功被带到飞行人身上。因此,这幅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它的位置按放以及色彩的运用。

如此仰视的视角打破原来忽闪忽闪的游动观看方式,观众的眼睛被聚焦到半空的伞兵那儿。经过至于高空中的飞行人这座雕塑,便是馆内的敞开空间,这里的雕塑群像导游一样把观众一步一步带入最深处。


1参见《见与不见——读图时代的视觉教养》 王新 新星出版社 2014年6月

1摘自王新:《见与不见——读图时代的视觉教养》  新星出版社 2014年6月,P298-299,摘至:凝视或游观的风景。

道路两侧随时,有与观众同行的“人间”路人,它们静默不语,只用它们的行为教我们劳逸结合,教我们在炙热的阳光下记得撑伞。那些抬着伤患的士兵们带着急促的步伐,似乎能听到它们的呼吸声,但这种呼声又是那么从容。不知不觉就随着士兵来到了“太极”广场,太极人们正在打太极拳法。尽管全然不知它们比划出的招式为何物,依然会情不自禁跟着它们的动作,摆出相同的造型,进而我们彼此交流着。

游走在场际之中,每个观众都会油然升起一种留身于此的情绪。因为每个处于期间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在“游观”中幻化成了某个雕塑,变成那个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小女孩,和母亲看漫天舒卷的云彩,看远处霞光中,海军航海归来的壮观,聆听母亲诉说她的小故事。美术馆给观众造就了可爱而逗趣的人们,他们都聚集在这里,就连一贯被视为严肃的科学家们也变得可爱起来了。什么角色、身份、地位、政治立场都逃跑了,它们逃进了泥垢里,藏在灌木丛中,连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了。那些被我们遗忘的童年也复活了,被飞人拉着翱翔天地间,落在一群玩弹珠的孩童那,我们拾起那一个个被丢弃的“玻璃球”,找寻着孕育梦想的源头。人性在这里回归了,他们,不!是我们在这里随着时日变化自然产生青苔、自然脱落,一如我们的肉身经历那生老病死的平常。  

二、“游视”《人间》系列雕塑中的“礼”

2.1《人间》系列雕塑简介

民国七十年,他已年过四十,步入中年,在台湾、香港等亚洲区域享负盛名。但内心总抚平不了一股向上的冲动,他希望自己还要更上一层楼,美国,就是他的目标。美国作为现代艺术的重地,时刻吸引着他。于是远赴大洋,过着举步维艰的创作生活,创作出栩栩如生的人间系列。在美国这段时间里,朱铭遭遇到了重重困难,这些困难不仅仅是来自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打击。刚到纽约在朋友的帮助下得意留宿台湾留学生的宿舍客房,但是依照规定,一个人只能留客三天。三天之后要如何呢?幸运的是那位留学生有五位同学仍能帮助朱铭留宿。在这短暂的缓冲中,朱铭找到了驻足之处。出于“便宜”的考虑,朱铭不得不选择纽约外围的黑人区,但“住下来,才发现了问题”。首先,纽约公寓不允许进行雕刻创作,其次纽约没有木头买。朱铭一时陷入无场地、无材料的境地。但为了“这重要的一次。”朱铭还是熬过去了,把人间抒写进作品之中。

邱锡勋曾随朱铭居住过一阵子,他感同身受朱铭“精神上的苦”,布鲁克林区本身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造抢劫”如同家常便饭。在如此困难的环境中朱铭挺过来了。一如朱铭本人认为的那样:人间系列作品乃是世间百态的抽样表达  ,也是在生命历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写照。而人间最可爱的地方,就在于自我精神性的超越与对世俗的眷恋。“人间系列”中穿插着现当代与过去的形像。从憨厚质朴的老妇人到时尚摩登的女郎,无不散发着生活的气质。

2.2“人间”系列雕塑中的“礼”

(人间系列作品:共分人间·众相、材质·对话、新姿·人生、人间系列·囚四部分。作品材质包含了木、石、陶、瓷、铜、海绵翻铜、不锈钢等。人间·众相,以人间百态为主题,描绘出众相的千姿百态;材质·对话,用海绵翻铜、不锈钢、石雕等不同材质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中以夸张、变形的人物形象居多;新姿·人生,通过展现大众生活、时尚女郎等表现当下人间。)

礼的繁体字是“禮”。《说文》曰:“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起初意思是举行仪礼,祭神求福。“禮”是会意字,从示,从豊。豊字从豆象形,古代祭祀用的器,如果用于事神就叫礼。 示是会意字,小篆字形,示字上面的“二”是古文“上”字,下面的“小”字本是三竖,三竖代表日月星,《周易》讲“天垂象,见吉凶。”只有观察上天的天文,才能洞察世间的变化,这是因为天象是神用来垂示人类的手段。示作为一个汉字部首,其字多与祭祀神明有关,比如:祝,祭主的赞词;福,天神佑护才叫福;禅,帝王祭天;社,是土地之神。那么结合起来看,礼意思就明白了,过去讲的礼,主要是对神灵的祭祀、表达敬意和尊重,这就是儒家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引申到日常生活,那就是对别人的尊重。《左传》说,“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1]

“礼”是既考虑到每个人的需求,又为了群体结构的维护而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性而存在的。正如孔子的高足有若所说:“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礼”以达到“和”的程度为贵,但也不能为了“和”就不讲差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主次高低还是要讲求的。这种“和”的程度便是各种关系之间的和睦、友善,对“差别性”的相同理解。

那么朱铭雕塑中又是如何表现“礼”的呢?

朱铭雕塑中“礼”的主要从他人间系列中看出的,而朱铭美术馆的空间布局同样展现这个“礼”字。人间排队就是“礼”的直接呈现。

进入朱铭美术馆馆藏区,大门口斜侧就是一条长长的排队雕塑群,如图所示:

 


1参见诸葛长青国学传统文化研究博客

形态各异的观展人,群拥挤在展厅门口,有的淡定自若,耐心等待着,有的焦躁不安时不时伸出脑袋向前张望,有的双手拖着颈脖。再看雕塑的衣服折纹,写意、凝练,依稀可见刀削的印痕。雕塑采用保丽龙泡沫,质地松软、轻巧。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体力的消耗,从而提高作品产量及质量。松软的保丽龙材质十分便于切据,而切据之后会留下细小的颗粒以及圆形蜂窝状的纹理,形成一种天然而丰富的材质语言。与此同时,黄与蓝的色彩搭配明朗且赋予童趣,加之一点粉白,一幅勃勃向上的生命延展画面跃然眼前。

这组雕塑群更是巧妙的融进整个美术馆语境之中,并以排队的方式陈列于美术馆展馆门口。既是妆点美术馆的一道靓丽的风景,更是一场播散“礼”之种子的艺术行为。雕塑用它静默的方式指引观者走向“礼”。《论语》为政第二论到: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钱穆先生在《论语新解》称之为孔门政治思想,主德化,主礼制。大意是指用礼来整齐人,会比用刑法整齐人更为有效。朱铭先生的《排队》雕塑群恰恰呼应了这一点。

在此具体分析《人间系列——囚》这一作品:由《囚犯》《善恶》《婚姻》三部分构成,象征囚人、被囚、自犯的三种人生哲学纵向。究其内容来看,这组作品更像控诉“礼”,控诉“君臣有义,父子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文明礼制,并非前篇所述宣扬“礼”。那些囚犯被法制的牢笼囚禁,处在善恶之中的被文明统治者的“礼”囚禁,致使他们无法自由地纵情,任自我欲望肆意流淌。婚姻的礼数如同镣铐生硬的把两个独立的生命体捆绑,处在期间的两个人不得不经受婚姻、家庭的拷打。表变看来这样的理解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回归到“礼”最初的构建中,前文的捆绑之说显然也不成立。因为在古代中国最重血缘或婚姻,据《仪礼・丧服传》齐衰不杖章“世父母,叔父母”条云:父母一体也,夫妻一体也,昆弟一体也。故父子手足也;夫妻,牉合也;昆弟,四体也。

《易传・序卦》云:“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礼记・昏义》:“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

又,《礼记・郊特牲》云:“男女有别,然后父子亲。父子亲,然后义生,然后礼作。礼作,然后万物安。无别无义,禽兽之道也。”[1]

由以上著述所言,我们看到“夫妻一体”、“先后”、“礼义”等关键词。为什么挑选它们呢?当然是因为这些关键词提供我们古代中国有关“婚姻”“礼”的认识。从中我们不难发现最初的“婚姻”并非我们现代人理解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是“男女之别”的产物,在“礼义”中获得圆满。说到这里,我们不禁发问:这个跟朱铭先生的作品所要表达的内容有关系?当然有。在朱铭先生的《囚》系列中真正要控诉的并非“婚姻”“礼”本身,他更想控诉的是“礼崩乐坏”下的“婚姻”体制。所谓“先后”就是指顺序,“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式的“婚姻”是一场无顺序的开始,当然会变成自我囚禁的牢笼。即无“先后”。而天地万物是在“先后”之中交替运行的。

四、总结

从图像观看的角度,我们可以探究朱铭“俯仰”的观看方式,朱铭将上下观看视角转向三维空间之中,使“俯仰”生发出平视、远视、四周环绕等各种观看方式。再则以“俯仰天地”的艺术精神把“礼”的状态包韵在作品中。巧妙地将单独的雕塑安置于博物的空间里,使得作品与接受者零距离接触,唤起接受者对艺术本身的渴求,走向艺术之本源。文章选用朱铭雕塑作为研究对象有以下几点原因:


[1]参见曾亦:《论儒家经义的现实性——以大陆<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为例》 儒家网 发布;原刊于台湾中研院《儒学的理论与应用:孔德成先生逝世五周年纪念论文集》(2015)

①朱铭的民间木雕是民间木刻转向精英艺术的成功案例,能精英艺术提供美术史的参照。②观众可以从直观的体验中,接受朱铭雕塑给人的自然舒畅、童稚般的自在。③朱铭雕塑中的童稚般的自然舒畅完全是种外在的表现,他把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天地一间的一切融通,它们被集合在朱铭美术馆中,形成了一种“和”的状态,一如太极拳法,每招每式收放自如。④朱铭雕塑包含“礼”,我们承认每个生命之独立性的同时也需将“礼”融入其中。从儒家那里我们知晓“礼”对维护秩序的重要作用,因此艺术作品需要“礼”。⑤朱铭取法周遭,俯仰天地,以天地为师。


评论(0)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