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胡媛媛实名认证

东南大学

发短消息

关注:2
粉丝:2
喜欢:0
人气:813


关注

文集

文章发表时间

北齐青州样式:笑佛卢舍那图像研究

2019-01-30 10:07:52 阅读(393) 评论(0) 
更多

北齐青州样式:笑佛卢舍那图像研究

东南大学 艺术学院 胡媛媛

摘要:文章主要针对这一时期卢舍那这一题材的佛像展开研究,运用图像分析加上比较分析得出笔者观点。文章整理得出青州式的微笑源于《十地经论》的教理,这样的微笑在这一区域如此风靡是受占领此处的统治者的宗族理想的影响;卢舍那人中佛像、“福田”、“微笑”等特点均由此原因而被凸显。

关键词:北齐时期;青州龙兴寺;笑佛卢舍那;

引言:

1996年山东省青州龙兴寺窖藏出土了400 余件完整佛像及残件, 以其造型之独特、雕造之精美、数量之巨大、所承载的信仰之成熟吸引了众多学者的关注, 其中尤以北齐时期福田“薄衣式佛像”、卢舍那佛像的笑容、卢舍那人中像最为引人注目(据丁福保《佛学大辞典》:卢舍那(vairocna)a,晋本华严称卢舍那,唐本称昆卢舍那"据《华严探玄记·三》、《慧苑音义·上》,意为光明遍照,指佛于身智以种种光明照众生也,或指佛以身智无碍光明遍照理事无碍法界"唐以后称大日如来为毗卢舍那"[1])。众所周知,魏晋南北朝是一个“以中央统一为变态,而以分崩割据为常态”的历史[2],各区域间呈现出明显的差异,从青州(青州市位于山东内陆的中东部,东临昌乐县,南接临朐县,西与临淄相连,北与广饶/寿光市相毗邻。自古齐鲁并称,齐鲁乃孔孟之乡。而青州在历史上一直是齐国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同时深染儒家文化,又是神仙、道教的发源地。青州之名很早就已存在,早在《尚书·禹贡》中载:“海馆唯青州”,青州自古为古九州之一,南北朝时期已是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重镇,佛教传入甚早。从地理位置上看,青州位于古九州最东方,据史料记载:正东是青州,并注释说:“盖以士居少阳,东部是木、木色为青,故称青州”。这些文献所指的青州,虽然地理涵义可能与今天我们所说的青州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早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存在青州这一概念了,以当时的青州为治所是从东晋开始的,青州均为州、府、郡、道、路的治所,长达1600年之久,是山东境内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3]。)龙兴寺出土的佛像不难看出。据史料记载,在西晋太安元年(约公元302年)始建宁福寺,它是已知青州地区最早的佛教寺院,后赵石虎曾在青州临溜县西建广化寺[4]。东晋隆安二年(公元398年)青州广固城被慕容德占领并建南燕国。十六国·南燕时期(公元398—400年)慕容德定都广固城,沙门僧朗随之,后建神通寺。公元410年前后,北天竺迦毗罗卫国的著名高僧佛陀践陀罗到达青州东莱郡地区并在此宣传佛法、教化众生。公元412年,法显西行求法,自海路归国后,漂至青州长广郡界崂山并在此登陆,在青州居一冬一夏。公元467—471年,《魏书·崔光传》载:去黄兴中,青州七级寺被大火吞噬。七级寺为北魏时期建造,遗址在今青州市城区西部,九十年代初,这里也曾出土了大量的佛教造像。北魏正始五年,兴国寺造千佛塔。公元六世纪,相继修建吉祥、重兴、侯惜、石佛等诸寺。北齐天保九年又修建佛塔。北齐武平四年(公元573年)娄定远在南阳寺造无量寿像,下属为其立《临淮王像碑》。南阳寺,即龙兴寺的前身,在唐代更名龙兴寺。隋开皇元年至三年(公元581—583年)青州总管柱国平桑公韦操主持开凿驻山石窟,由此也见证了魏晋南北朝时期青州地区佛教的兴盛。据《益都县图志》记载:龙兴寺……寺中曾有宋碑,金人刻其阴曰:(南朝)宋元嘉二年(425年)但呼佛堂,佛堂是供佛的地方,北齐武平四年(573年)赐南阳寺。开元十八年(730年)改名为龙兴[5]。宋元以来,青州地区佛教兴盛,世代为名刹。明洪武初拓地建齐藩,而寺址遂湮。由此可见,青州龙兴寺得以从魏晋南北朝一直到明代初年都存在并且香火旺盛,成为山东区域重要的寺院之一。笔者认为是由于当时动荡的政治局势,老百姓民不聊生,才有今日研究者见到的微笑风靡。那么当时的统治者具体运用了哪些方式安抚民心呢?文章将围绕这个话题并以青州出土的卢舍那佛像为例具体展开分析。

一、卢舍那佛为何笑颜如花




从青州出土的佛教造像涌现出大量笑颜如花的神情,形成特有的“青州微笑”。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当时该区域的佛教造像以“笑”的方式被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呢?它们是否同“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暗藏着玄机?究竟是怎样的文化内因才形成这样的造像盛况?笔者以笑佛[6]卢舍那为例进行阐述。




由上方图示可见,即便不是专业人士,也能一眼看出这是尊笑颜如花的佛头。(图略)


 

根据文献资料记载,东魏、北齐的政治存在明显的贪污现象。《略论东魏北齐的贪污现象》中提到:东魏、北齐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高级还是低级官吏都普遍存在贪污现象,其手段也是多种多样,无所不至。[7]在论文《东魏北齐贪政研究》(2009年5月)彭林强的硕士毕业论文中具体论证了:“东魏北齐贪政之表现"贪污现象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央之贪,一个是地方之贪,中央贪污的对象包括高氏皇室!勋贵恩悻!中央百官公卿以及僧官,地方贪污的对象包括地方文武官僚及宗室外戚根据中央和地方贪污现象,得出贪污的手段和特点。”

《北齐社会与士人思想研究》总结得出:“一方面,北齐承河阴之难的余绪,胡汉冲突仍旧剧烈,胡化倾向比较明显,政治上基本上都是胡人得势,汉人若不屑于逢迎投机,往往很难跻身于高位,发挥政治影响。而且,汉人纵使跻身高位,握有实权,若想整顿吏治,收拾荒政,必然与胡人发生冲突,使得其自身性命堪忧。所以,北齐的胡汉冲突,导致了北齐士人的政治态度其实都比较消极。另一方面,由于自北魏迁都洛阳以来,河朔乃北方儒学的中心所在,师承家学源流不辍,且北齐礼律官制又大体承袭太和之制,故而北齐于胡化倾向之外,另有一种礼乐兴国的思想潜伏于其中,构成了另一道风景,这为隋唐时期政治和文化的发达,提供了重要资源。”[8]

由此可见,东魏、北齐的贪污现象确实存在,那么处在底层的老百姓势必受到影响。研究东魏、北齐文化的学者整理历史文献发现:“这一阶层的人员(北齐)构成比较复杂,包括自耕农、牧民、小手工业者、小商贩等等,他们既没有政治上的特权,又没有巨额的经济财力。他们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土地的产出以及相应的劳务收入。”[9]“权贵阶层和豪族阶层由于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在吃喝、穿戴、宅院等方面,表现出豪奢化和精致化的倾向。宅院的支出是豪族和权贵们奢侈享受的重要外在表现。北魏末年洛阳城内,‘当时四海晏清,八荒率职……于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竞跨。崇门丰富,洞房连户。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10]”这一强烈对比,也侧面证明了北齐时期的阶级分层明显,当时的老百姓处在一个相对劣势的位置。根据《魏书》记载北齐的佛教文化兴盛,总体上每个阶层都参与佛教活动:“北齐各个社会阶层大都参与到佛事的礼拜之中,在一番的狂热之后,社会上兴起了多种样式的佛事活动,主要有营建佛塔,修建寺院,造立佛像、举行斋会,誊写佛经等等。”[11]

佛教所推崇的普度众的“修行”正是当时来自不同阶层的人们的精神寄托,“拈花微笑”(出自《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尔时大梵天王即引若干眷属来奉献世尊于金婆罗华,各各顶礼佛足,退坐一面。尔时世尊即拈奉献金色婆罗华,瞬目扬眉,示诸大众,默然毋措。有迦叶破颜微笑。”)是人们精神渴求的具体显现,这也是北齐青州地区微笑佛像盛行的原因。

青州出土的佛像卢舍那除了具有“拈花微笑”这一特征以外,还有另一特征即:“福田”衣,“福田”较之卢舍那人中像的佛衣要简单得多,但是,卢舍那佛身着如此看似简单的“福田”衣折射出当时何种的信仰现象?

 

二、卢舍那佛身着“福田”所折射出的信仰现象

在前面一小节里,笔者根据图像遗存以及文献记录论证得出青州出现微笑的卢舍那是因为当时阶级分层明显,在王公贵族中出现严重的贪污现象,使得一些百姓和士人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为了获得心灵的慰藉,他们选择相信佛教的因果报应。关于该信仰的具体阐释可见《家训》中的《归心篇》,专门阐述了与佛学相关的问题,以及颜之推的佛学思想“三世之事,信而有徵,家世归心,勿轻慢也。其间妙旨,具诸经论,不复于此,少能赞述;但惧汝曹犹未牢固,略重劝诱尔。”。根据文献《北齐社会与士人思想研究》(刘成栋)所言,当时的北齐极其推崇佛学排挤玄学,同时民间也出现大量的因果报应之说,在上文提到的文献资料里面又显示北齐时期贪污现象很严重,北齐政权的衰亡也与此现象有必然的联系。这两个强烈的反差恰好可以说明民间流传的因果报应之说不假,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有贪污这种行为的存在,于是北齐才有如此明显的善恶之分。回到本节主题上来,关于卢舍那佛身着“福田”衣存在怎样的意义,笔者认为这同样与北齐潜在的贪污现象有关,而它所折射的信仰正是佛教的教义。在梵文中“福田”衣又是解脱服,解脱服是自利的表达,福田衣是利他的表达。佛在世时,曾对舍利弗说,出家人所披得衣,是把布割切成一块块似稻田一样,自利来说勤修三学,上求佛道,有无量的功德,此圣法财,贼人也盗不去,利他者下化众生,给众生种善根,布下种子,将来便会生出菩提之果,故名福田衣(见图4)。

 

图4 浙江省博物馆 武林杭州武林美术馆

虽然“福田衣”是袭装的别称,可在实际图像中袭装的表现方式十分多样,

真以形像的“田相”格来表现的并不多见。大量青州北齐佛像选择这种“福田衣”作为表现的手法,引人注目"从所发现的实物来看,除青齐地区外,在雕刻的石像上绘制“福田衣”袭装是岌多时期中印度萨拉纳特佛像的主流样式。 (邱忠鸣, 2002)“福田”图像在中土的盛行当与北朝末!隋唐时期流行的末法思想有关300"[12]莫高窟北周296窟与隋302窟绘有《福田经变》,虽然这种图像的经典依据和表现手法与山东地区不尽相同)前者多为晋译《佛说诸德福田经》的忠实表现,后者则更大程度上仅利用了“福田”的形式与象征意义——但二者似应为同一背景下的产物。北朝后期河西与华北卢舍那造像的“福田”观念似乎也预示着稍后出现的隋代三阶教主提出“广施七法”的劝导。即便如此,但二者所表达的内容并无直接关联性,也无继承关系。

简言之,笔者认为“福田衣”会在北齐大量出现是由于当时政治形势以及王公贵严重的族贪污现象致使的,“福田”的样式仅仅是众生祈求解脱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其实质则是当时存在着的社会矛盾。



 

 

 

 

 

 

 

 

 

 

 

 

参考文献

【1】黄春和,《青州佛像风格与印度笈多艺术》, 载北京:《雕塑》2003 年第 1 期,

【2】邱忠鸣,《南北朝时期青州地区与成都地区佛教造像图像研究》, 成都: 四川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2 年

【3】杨泓《关于南北朝时期青州考古的思考》,《文物》1998年第 2 期, 46- 53 页;《山东青州北朝石佛像综论》,中国佛学》第二卷第二期, 1999 年秋季号, 后收入《汉唐美术考古和佛教艺术》

【4】金维诺,《青州龙兴寺造像的艺术成就———兼论青州背屏式造像及北齐“曹家样”》, 载巫鸿主编,《汉唐之间的宗教艺术与考古》, 北京: 文物出版社,2000 年

【5】彭林强,《东魏北齐贪政研究》2009年5月 硕士毕业论文

【6】丁福保,5佛学大辞典)),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1年初版,1995年重印

【7】钱穆,《国史大纲》(修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

【8】图片来源于青州市博物馆编写的《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艺术》以及浙江省博物馆(武林馆区)

[1]丁福保,5佛学大辞典)),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1991年初版,1995年重印,1597一1598页"

[2]钱穆,《国史大纲》(修订本),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212页

[3]刘保军硕士论文,《青州市老年人生活质量调查及对策研究》,中国海洋大学,2011年

[4]《嘉靖青州府志》卷十—《天一阁藏明代地方志选刊》,上海古籍书店影印1965版,第七册,P66

[5]夏名采著,青州龙兴寺佛教造像窖藏,生话?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4年10月第1版,P8

 

[6]笑佛:即山东诸城龙兴寺在2011年所发现的卢舍那头像,是全国目前发现的最大的一件圆雕卢舍那佛像。 她是在山东诸城市博物馆研究人员在整理库藏文物时,发现的一尊重约2吨的北朝时期佛造像,不仅体量全国罕见,更令人称奇的是,佛脸上扬起的宁静自然、若有所思、不可言喻的微笑,神秘似蒙娜丽莎,让人百看不厌,被誉为“中国第一笑佛”。

[7]观点来源于《略论东魏北齐的贪污现象》韦琦辉  学术界6(双月刊) 总第128期, 2008. 1

[8]观点来源于彭林强《东魏北齐贪政研究》2009年5月 硕士毕业论文

[9]观点来自《北齐社会与士人思想研究》刘成栋 第三节 北齐的家族经济 第三、四部分

[10]《洛阳伽蓝记》记载

[11]观点来自《北齐社会与士人思想研究》刘成栋 第六节 排玄崇佛

[12]此处“福田”的涵意及表现手法与本文所述青齐佛衣上的“福田”不同"前者是内容上的“福田”后者多为形式上的“福田“关于这种/内容上的”福田“的讨论,参见金维诺!罗世平,《中国宗教美术史》,南昌江西美术出版社,1995年,157页"


评论(0)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